山东法桐,山东法桐供应,山东速生法桐

 

本公司历经市场竞争锤炼,始终秉承“质量至上,信誉第一”的企业理念,团结拼搏,求真务实。只有发展,才能生存,只有创新,才能壮大。本场以精进创新之精神,科学管理之导向,凝聚员工、客商合力,同舟共济,坚持以市场 营销为龙头,技术创新和资本经营为双翼,专业化发展的思路,继续做大做强苗木产业!
本场郑重承诺:现场指树,随选随挖,上货速度快,确保成活率。信誉第一,保质保量,薄利多销的服务宗旨来回报新老客户,免费专车 接送,免费食宿,让您来的放心,住的舒心,走的安心。愿与同行真诚合作。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济宁鸿顺园林法桐基地
地 址: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李营镇郑庄村
联系人:郑衍群 13854731327
联系人:鲍继洪 13583717467
邮 箱:1248292628@qq.com


鑻楁湪璧勮
 


南京的法桐情结

发布日期:[2019-6-18] 共阅:[2832]次

      (只做内链)法桐 山东法桐 只赋新词

  对于我来说,南京是第二故乡,我在那里度过了大学的四年。而这四年,正是人生中最曼妙的一段时光。

  毕业后,我离开南京,但关于南京的一切消息,总会让人心生动静,就像是久未联络的前任恋人,不叨扰,但一直存于心。

  每年,我都会有两三次机会到南京,或是开会,或者研修。这样的频率最好,让我和这座城市不太亲近,但也不至于陌生,保留一份恰如其分的离别和期待。

  有人说过,南京并不热闹。如果用季节来形容城市,那么南京应该和深秋相匹配吧。

  看过一次南京老照片的展览,其中一幅深得我心:清冷的公园行道上,法桐树叶落了一地,土黄的色调,像来自时光深处的底片。

  没错,是法桐。南京的风物很多,但让我感触最为特别的,应该就是法桐了。14年前,我初到南京时,在路边,在校园,在公园,发现法国法桐无所不在,它高大,粗壮,被修剪得不枝不蔓,不算挺拔,更与妩媚无关,却如此契合南京的气息。

  在实用层面,南京人也是爱法桐的。南京是火炉,大夏天,若你骑上一辆单车驶在慢车道上,尽可优哉游哉,法桐的大树冠已经严丝合缝地遮挡了太阳光线。下雨天也是如此,即便是大雨,等那雨点侥幸穿越过法桐的枝叶,也早已变成了温婉的雨丝。10多年前,我经常沿着中山东路、御道街行走,一个人,或者两个人,从来没有忘带伞的担忧。

  法桐当然也有让南京人讨厌的时候,每逢春天,法桐飘絮,那些“毛毛”会飞进鼻孔、眼睛、嘴巴、衣服里。我们班有一位过敏体质的同学,只要到了法桐扬花授粉时节,非得包裹严实了才出门,或者干脆连续几日宅在宿舍里。

  尽管南京的市树是雪松,但在南京人的心里,法桐可能才是最能承载内心情感的树。以至于我们那时候都说,南京的法桐不是树,而是南京人,一位老南京。

  1917年,孙中山赞金陵城“在一美善之地区,其地有高山,有深水,有平原,此三种天工,钟毓一处,在世界之大都市诚难觅此佳境也。”南京的一系列规划建设陆续出炉,在此后的30多年里,法国法桐始终是这座城市市政建设的大主角,在见证这座城市近现代的苦难和光荣之后,它们就像老街坊,也许不会天天念叨,但一旦它们受到了伤害,心里无疑是要掀起巨大波澜的。

  法桐在古代的中国是一种吉祥苗木,往往和凤凰勾连——譬如《诗经》里写道,“凤凰鸣矣,于彼高冈。法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菶菶萋萋,雍雍喈喈。”但在如今,略显老态且不算洋气的法桐,已经不被追求速度和效率的人喜欢了,他们不会花时间去和一株栉风沐雨了半个过世纪的法桐对视、对话,尤其是当这些老家伙阻挡了路面的拓宽、商业的发展时,它们未被战火、虫害摧毁的身躯,一度完败于所谓现代文明的电锯。

  所以,南京法桐,对于南京人来说,是意味深长的。大家对于法桐近乎本能的保护,既是不容老者受到伤害的朴素愿望,同时也在心中认同了法桐的良好存在,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暗示——在愈来愈快的时代,慢,是一种怎样的难得。



 鑻楁湪璧勮 -> 打印此页】 【返回】【顶部】【关闭  

版权所有:济宁鸿顺园林法桐基地

联系人: 郑衍群 13854731327  鲍继洪 13583717467 邮箱:1248292628@qq.com

 技术咨询1248292628